跟着我们:
改变语言: Chinese (Simplified)

改变语言:

广播录音 19-11-2019
china

最新消息

听众信箱


Nyamkhuu 2018-07-18 07:07

蒙古之声中文广播 你好 !我是中国大连的听友齐兵,从去年5月份开始,在贵台网站连续收听了中文广播节目一年多时间,让我了解了很多蒙古国的情况,谢谢你们的努力工作。

听众朋友, 本台来自大连的听友齐兵前不久给我们发来了邮件:您好:齐兵听友!
好,一起来看他在信中说了什么。
           蒙古之声中文广播

 你好 !我是中国大连的听友齐兵,从去年5月份开始,在贵台网站连续收听了中文广播节目一年多时间,让我了解了很多蒙古国的情况,谢谢你们的努力工作。
我有一个小问题,不知道贵台能不能帮忙回答?
我最近对西里尔字母产生了兴趣,我从维基百科了解到,
有很多国家和语言在使用西里尔字母,例如蒙古国,俄罗斯,还有中亚、东欧一些国家
我想知道的是,不同语言的西里尔字母的发音是否一样?
如果掌握了一个国家的西里尔字母发音,是不是学习其他 也是使用西里尔字母国家的语言会 方便一些? 谢谢 中国大连听友齐兵

   首先感谢您的来信齐兵听友! 齐兵听友是蒙古族听友,早些时候的信件中他希望学习蒙文,并说道有关他发现蒙语的书面语和口语差异很大,感觉不容易学习一事。齐兵听友 也和我们分享自己的兴趣爱好,说:通过蒙语学习软件学习蒙古语,喜欢跑步一事。
在此衷心祝福齐兵听友蒙语学习有进步。
那么,对于西里尔字母来说,其书写法和读法和一样,不象我们回鹘式传统蒙古文,
比较很容易学习。 而且不同语言的西里尔字母发音是一样的。 您知道, 蒙古语西里尔字母指的是用来记载标准蒙古语发音的西里尔字母。 1931 年我国废除回鹘式传统蒙古字母,改用拉丁文字书写蒙古语。 1941年废除拉丁文字, 改用西里尔字母。 如今西里尔蒙古字母是在蒙古最为通用的书写系统。

好的,听众朋友,接下来为大家选读来自宁夏自治区的听友杨继宇的邮件。 您好:杨继宇听友!
他写到:尊敬的蒙古之声各位老师好!
我是你们的听众,来自中国宁夏自治区石嘴山市的杨继宇。好久又没给你们写信了,实在抱歉。
由于杨继宇听友在本月1日给我们写信,信中也提到过有关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的周年之日, 并写道: 今天也是这个特殊的节日,7月1日,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的生日,在此我衷心祝愿中蒙人民生活幸福,两国人民睦邻友好,战略伙伴关系越来越紧密!
今天宁夏突降小到中雨,天气一下子凉爽了许多。我在17点多就早早打开收音机调到12085千赫,可能是下过雨的原因,电离层 传播不错,信号能达到56~57,节目开始朝格预报了7月11日临时节目调整的通知:当天庆祝国庆,17点到19点的节目均为英文实况专题节目,临时取消蒙语和中文节目。通知完后播放了一首蒙语传统长调歌曲,
在听众信箱里播读了北京听众王立,辽宁薛飞听众的电子信件。总之今天的节目信号我很满意,传播没有波动起伏,语音稳定。
最后,祝愿所有编播人员以及发射维护老师们国庆节快乐,阖家幸福! 宁夏石嘴山听友:杨继宇
非常感谢杨继宇听友的来信,感谢您对我们国庆节的祝福! 获知宁夏那边的本台收听率不错,我感到高兴。希望您常与我们保持联系。
另外,本月3日,我们通过您的新通信地址寄去您2018年年初寄给您,但是由于您的地址改变的原因退回到本台的竞赛获奖品和新年贺卡等,所以呢, 近期请您注意查收信箱。

好,听众朋友 , 接下来让我们一起来关注来自成都市的听友立春果发来的电子邮件:
您好:立春果听友!
他在信中说:蒙古之声的朋友们:
你们好!我是听友李春果,很抱歉已经很久没有与你们联系了。前几天我在浏览贵台网页时,看到“听众信箱”栏目在2018年5月29日写道贵台在今年初给我寄了新年贺卡等礼物,非常感谢你们的惦记。
但我非常抱歉的是,2015年我就从天津的大学毕业,然后参加了工作。
因为我在建筑公司上班,几年来辗转各地,通信不方便,因此没有给你们提供新的地址,希望你们理解。
在不久的将来我将回到家乡重庆工作,届时我会告诉你们我新的地址。
再次感谢所有朋友们的关心,感谢你们的惦记。
祝你们工作愉快、生活幸福。 听友:李春果 2018年7月3日 中国 成都

非常感谢立春果听友关注本台网站上的听众信箱栏目。欢迎您尽早告诉我们您的新地址,这样,我们能够通过通信地址联系, 并寄送上述信件。 好, 谢谢您对本台的鼓励!祝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万事如意!

听众朋友,下面请听音乐环节, 今天我们为您带来了一首来自我国有名歌手斯日其玛的歌曲创作。斯日其玛音乐底蕴深厚,歌声优美动听、富有穿透力。她所演唱的《梦中的母亲》、《希望你想念我》,等曲目无论在蒙古而且在亚洲其他国家, 中国 具有相当的影响力和很多歌迷。 现在为大家要播送的歌曲是她所演唱的《心中的话剧》 。希望大家喜欢。 《歌曲》

这里是蒙古之声广播电台,各位听众,本台继续播音听众信箱专题节目,听众朋友们, 知道,本台从近年四月份开始,考虑到听众朋友与本台的互动和来信,每个月选出一名热心听友。

来自北京的听友卢焕利被选为4月份的热心听友, 而5月份我们选出了两名热心听友, 这两名听友呢,一名是来自中国成都的听友范铭宇,另一名是印度《Chaitak》 听众俱乐部主任 Siddhartha Bhattacharjee, 恭喜恭喜你们!
我们来自北京的忠实听友卢焕利被选为6月份的热心听友!恭喜恭喜您! 非常感谢卢焕利听友不断以来对本台的支持和关怀!
在这里我向多年来对本台节目提出意见和建议、积极与本台联系的 广大听众朋友们表示由衷的感谢!
好,下面欢迎大家收听卢焕利听友和大家分享的一片题目为乡村听风的文章

乡村听风 在乡间行走,踟蹰的脚步,一次次被风指引。恰好,穿村而过。
风过村庄,泥土、老井、草木与池塘,一切寻常的乡村事物,便多了几分灵动和诗意。四合的暮云,张开臂膀将村庄拥入怀中,于是,一天又接近了尾声。炊烟袅袅升起,弥漫着诱人的饭香。一道残阳,把最后的光束照射在村后浓黛的山顶,金色遍地。被晚风轻抚的炊烟,远远看去,像极了一幅遒劲有力的“狂草”,虚实搭配,韵味无穷。
在乡村,农人熟稔风的秉性,风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农人能听到,也能看到。在打麦场上,等风扬场是常有的事儿。焦急等待中,忽见一人指着杨树梢兴奋地喊:“树梢动了,开始干活。”树梢是风与农人对话的一种方式,万物有灵,树比人更敏感,更懂风的心思。风从打麦场上吹过,用手温柔地摩挲着一地的金黄,满心欢喜地带走了麦堆里的尘土和麦糠。
有风吹过,村庄便热闹起来。黄昏时分,通往村庄的小道上,脚步声一阵紧似一阵,被田野拥抱过、与庄稼亲吻过、让溪水洗涤过的风,携带着泥土的芬芳扑面而来。母亲唤儿吃饭的声音,开始萦绕在村庄上空,轻盈细碎的风,便跟在孩子们的身后,悄悄地帮他们掸掉衣衫上的尘土和草屑,拂去脸上的汗珠和泥水。风并不是匆匆的过客,它见证了田野阡陌的绿了又黄。
待到夜色沉沉,月色溶溶,劳累了一天的村庄酣然睡去,风也在万籁俱寂中,变得蹑手蹑脚,唯恐惊扰了一村庄的月光。无人陪伴,风也开始有些疲倦了,眼神迷离地打量着每一户人家、每一座房子。斑驳的树影,朦胧的月色,让眼前的一切看上去影影绰绰,如一幅写意画。偶有农人晚归,窄窄小巷中,便会传出零星的犬吠。风伸个懒腰,打个哈欠,一抬手将这声响拉得老长。犬吠和风声,这对配合默契的搭档,忠诚地守护着静谧的村庄。
农人们常说,庄户人家缺啥也不能缺风,要是没了风,日子就寡淡无味。风是农家院落的命脉,也是万物生长的养料。老家一带,乡村民居有一个显著的特色——比邻而建的两处房屋之间,会留有一尺左右的间隙,人们称之为“风道”,顾名思义,就是专门为风留的过道。窄窄风道,人侧着身子也过不去,风却可以于其间自由穿行。
在城市小区里,负责园林绿化的物业人员,曾经煞费苦心地在楼间的狭窄空地上种下树木,施肥、浇水、打药,几年过去了,成活的寥寥无几。一次,父亲进城。送父亲走时路过那片冷清的空地,我问父亲:为什么这块地树木栽种不活,是土质问题,还是缺少什么肥料?父亲背着手来回转悠了一圈,回答道:啥也不缺,就是缺风。的确,在高楼的层层包裹下,能有这么一小片泥土已属难得,密不透风的空间里,哪儿还有风的穿插立足之地呀。
一株草可以是故乡,一粒麦可以是故乡,一抔黄土也可以是故乡,哪怕是飘过村庄上空的一缕风,都沾满了故乡的味道。在游子的心里,风是故乡最生动的意象,也是精神的向往和归宿。当浪迹天涯的游子经历了舟车劳顿,终于站在故乡的村口时,第一个上前迎接的便是风。荣耀也好,落魄也罢,风不在乎,也不计较,用古老淳朴的厚道和热情,帮每位归乡的人拂去满脸风尘与心底的忧伤。
归乡者无需言语,心有灵犀的风便会带你走街串巷,找寻一度失落的记忆和久违的亲人。其实,风一年四季都在村口等着远行的人呢,它的心里明镜一般,从村庄走出去的人,有一天累了、烦了,就会被村庄拉回来。风,比人更了解自己的村庄。
乡村听风,一遍遍默念着故乡的恩泽与深情……

好的,非常感谢卢焕利听友精彩的文章,期待着您下一部精彩的文章!

听众朋友,本期的听众信箱节目就这样,感谢你们的收听,下次同一时间我们再会。

 

 

视图: 5020